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一个高价值的商业工具,还是知识产权的私生子?

以色列最近颁布了一部新的设计法,它将从现在起大约一年后生效。对一部新法律的需求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因为当前的系统是基于 1924 年的《专利和设计法案》(简称《法案》)。如果说此次变革姗姗来迟,那是很客气的了。

那么是什么事情耗时如此之长? 当沉思这个问题时,我回想起自己参加的一次圆桌讨论,主题是关于国际设计注册的海牙体系。我估计这可能是大约 8 年前的事情了,在一次大型国际会议上,所有与会人员均赞同设计是“知识产权的一个私生子”这一观点。如果您看一看它在 IP 世界付出的时间,以整合其有关设计的法案;如果您对比一下有多少国家/地区属于 PCT 成员(马德里和海牙分别有多少);又或者考虑不同司法管辖区对于设计权利的巨大差异,过去这种感知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如此)。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庆祝鸡年

今年是中国的农历鸡年。在我们结束西方新年庆祝之际,我想向中国的企业家表示祝贺,无论他们身处何方。当中国企业家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时,这很容易看出来——您只需要看看他们西方对手的面容;他们充满了羡慕。除了许多西方企业家或未来企业家的纯粹羡慕,以及他们对于有关中国抄袭产品网帖“犯规”的大声疾呼以外,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知识版权法和安全问题——伪造品也能带来一线希望

[image]

[/image]

我曾多次建议说,反知识产权的说客就像当代的路德派一样。然而我们中还有不少,在某些阶段,曾经被盗版货所吸引,忍不住要购买一些侵犯产权的物品。作为产权律师,我们也免不了这种诱惑。但这不禁让我思考,对于非产权业的人们,产权法对他们有怎样的影响?产权律师和其他人(基本包括这个星球上其他99.99999%的人)的区别大多在对产权法的觉悟大小。

那么产权如何影响大家每天的生活的?产权无处不在,影响着我们很多的日常活动,包括购物、接电话或者开车,数不胜数。但它的目的是什么呢?哪怕我们明确了它的目的,它是否还带来一些其他未曾想到的好处呢?对于不拥有产权的人来说,产权法的存在对它们能有什么直接、实在的好处呢?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the Desk of JMB:美国知识产权案在中东

问:以下几个公司有什么共同点:以色列生物、医疗器械仪器公司,瑞士大学,以色列钻石生产商,中国高科技公司,美国制药公司,德国生物制药公司和以色列冲浪公司?

答:所有这些公司都在JMB Davis Ben-David的帮助下申请到了美国的产权保护。

实际上,自从不到3年前在耶路撒冷建立起美国部门以来,我们代表或帮助超过200家公司申请美国的专利。这些案子中49%为我们的直接代表客户,33%来自我们欧洲的合作伙伴,16%来自远东地区的合作伙伴。

总的来说,这些案子涵盖了以下几个领域:生命科学(这里包括生物科技、制药和医疗器械)、许多工程项目(包括电脑相关的发明、电信、一般工程和其他产品等)。生命科学占了申请专利的近56%,工程项目则占了44%左右。其中具体来看,最热门的领域为生物制药,占了所有申请的46%,电脑相关、电信和工程类案子占了41%。

点击此处查看我公司负责的批准专利。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阿尔及尔的女人——需求和炒作— 两者可能匹配么?”

天啊骗子!(克鲁奇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以1亿7千936万5千天价卖出时的反应。在很多层面上这都创造了历史:它不仅是史上卖得最昂贵的绘画作品, 最贵的50年代的作品,更是因为,它真正体现了需求(谁的?)和炒作(什么的?)的相匹配(除了要向部分专利商标专家和鲁德亚德·吉卜林表示道歉以外)。我并不是说这不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好画,只是在想,这些钱是不是能花在更好的地方。

这似乎也够了。

也许。

你们看到,“需求”来自于专利领域,而“炒作”来自商标界。作为专利商标从业人员,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尤其是当我们舒舒服服地坐在办公桌前和客户交流的时候。然而对于客户来说,到两者到其兜里的时候,区别似乎就没有这么大了。之前我也写到过这个问题(参见: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软专利亦或硬货币?),在此就不重复了。

然而,当读到《阿尔及尔的女人》破纪录的消息时,我一下就想到了,艺术业和其他产业在其核心的知识产权交易上的迥异。

(更多…)

继续阅读

JMB公司谈商标:“锱铢必较”

事情是这样的,我收到了一封邮件-是海关寄来的,通知我说被扣押赝品的进货商身份已被查明。好吧,或者说,邮件来自自称为海关的机构。你大概觉得,这些进货商吃一堑见长一智,现在该知道货物肯定会被检查、扣押,或者被销毁。可笑的是,听我的描述,你们大概觉得这些事情很常见。这没错,但事实上,也并没有我之前说的这么轻松。来,让我们再从头开始来描述一遍。

上个星期,准确来说是6个工作日之前,我收到了海关的电话和邮件通知:他们怀疑一批货物盗用了我们客户的商标,我们的客户是否要求他们进行扣押和调查?也就是说,客户怀疑这批货物是赝品么?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客户都不在以色列本土。所幸的是,这个公司是位于欧洲的直接客户(而非产权所有公司)。考虑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很快作出反应,那这公司的情况有两个优势。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Desk of JMB:中国知识产权部门洞察。新年快乐!

2014年12月的第一周,我和我的同事麦克•哈默(Mike Hammer)博士一起,走访了北京的几家知识产权事务所。接下来的一周,我继续独自在中国逗留,前往上海参加2014年知识产权商业大会亚洲峰会(IPBCAsia 2014 conference),随后在这个中国商业之都参观了当地的几家知识产权事务所。除了首次访问中国的愉悦体验之外,此次出访还让我有机会更好地了解到中国知识产权从业人员及其客户的处事态度。

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朝气蓬勃而又不断发展。在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关注情况并形成意见。尽管这种意见在当下的一瞬间可能是正确的,但往往不会得到重新审视,并可能会影响我们未来的诸多决定,即便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更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