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一个高价值的商业工具,还是知识产权的私生子?

以色列最近颁布了一部新的设计法,它将从现在起大约一年后生效。对一部新法律的需求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因为当前的系统是基于 1924 年的《专利和设计法案》(简称《法案》)。如果说此次变革姗姗来迟,那是很客气的了。

那么是什么事情耗时如此之长? 当沉思这个问题时,我回想起自己参加的一次圆桌讨论,主题是关于国际设计注册的海牙体系。我估计这可能是大约 8 年前的事情了,在一次大型国际会议上,所有与会人员均赞同设计是“知识产权的一个私生子”这一观点。如果您看一看它在 IP 世界付出的时间,以整合其有关设计的法案;如果您对比一下有多少国家/地区属于 PCT 成员(马德里和海牙分别有多少);又或者考虑不同司法管辖区对于设计权利的巨大差异,过去这种感知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如此)。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庆祝鸡年

今年是中国的农历鸡年。在我们结束西方新年庆祝之际,我想向中国的企业家表示祝贺,无论他们身处何方。当中国企业家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时,这很容易看出来——您只需要看看他们西方对手的面容;他们充满了羡慕。除了许多西方企业家或未来企业家的纯粹羡慕,以及他们对于有关中国抄袭产品网帖“犯规”的大声疾呼以外,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更多…)

继续阅读

来自JMB办公室的消息: 知识版权法和安全问题——伪造品也能带来一线希望

[image]

[/image]

我曾多次建议说,反知识产权的说客就像当代的路德派一样。然而我们中还有不少,在某些阶段,曾经被盗版货所吸引,忍不住要购买一些侵犯产权的物品。作为产权律师,我们也免不了这种诱惑。但这不禁让我思考,对于非产权业的人们,产权法对他们有怎样的影响?产权律师和其他人(基本包括这个星球上其他99.99999%的人)的区别大多在对产权法的觉悟大小。

那么产权如何影响大家每天的生活的?产权无处不在,影响着我们很多的日常活动,包括购物、接电话或者开车,数不胜数。但它的目的是什么呢?哪怕我们明确了它的目的,它是否还带来一些其他未曾想到的好处呢?对于不拥有产权的人来说,产权法的存在对它们能有什么直接、实在的好处呢?

(更多…)

继续阅读